紧张和忐忑”是纪民尚和纪祥父子共同的感受-新浪社会新闻-开原新闻
点击关闭

纪民感觉-紧张和忐忑”是纪民尚和纪祥父子共同的感受-开原新闻

  • 时间:

CBA裁判漏判

整個籃球生涯,作為星二代的紀祥承受着比常人大很多的壓力,其實,他可能想不到,作為父親的紀民尚也有不小的壓力。

廣東的一個賽季過得很快,也很充實,雖然只有一個賽季的CBA生涯,紀祥感覺非常幸福和幸運,特別是能隨隊奪得總冠軍。「儘管參与度不高,但作為球隊的一份子,我仍非常的激動,奪冠當晚高興的基本沒睡。」紀祥說。

紀民尚性格內斂,為人低調,被稱為籃壇的老黃牛的他卻是籃壇頂尖高手,江湖上流傳着很多關於他的傳說。1997年,剛打上CBA的姚明,就為大紀精湛的中投技藝所折服,「將來做個像大紀哥哥那樣的中鋒」。2003-2004賽季,鞏曉彬執教生涯的首場比賽,山東在主場對陣浙江,紀民尚中距離10投全中,令對方外援吃盡苦頭,那個賽季結束后,他就退役了。

2018年11月14日,廣東主場迎戰天津,末節24.5秒,紀祥接胡明軒傳球上籃得分,拿到自己CBA生涯的第一次得分。

卸下「星二代」的光環和束縛,對紀祥是一種解脫,對紀民尚也是。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也是父子間的和解。

「在廣東的一個賽季,是我職業生涯中非常美好的回憶。如果去年沒有被隊選中,我去年也很有可能就退役了。」

父親是籃球明星,紀祥比其他小朋友要更早的接觸籃球。「在我有印象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接觸籃球了,兩三歲的時候吧,」說到最初的籃球記憶,他又補充道,「感覺自己是托着籃球出生。」

「他第一次進入CBA賽場,希望他能正常發揮,當時我心裏也非常忐忑,怕他發揮不好。」那是坐在場邊面沉似水的紀民尚表示當時自己其實特別的緊張,「看到孩子在CBA賽場打球了,很驕傲和自豪。」

不管願不願意,提到紀祥,肯定會提他是紀民尚的兒子。

「被廣東隊選中是一個美麗的意外」

「托着籃球出生」1994年多倫多男籃世錦賽,中國男籃殺入8強創造歷史,他們那一批男籃國手被稱為「黃金一代」,紀民尚就是12人中的一員。

「選秀大會有一個細節,被內定的球員都會坐在選秀席的外側,被念到名字的時候,方便上台。」紀祥說,「我當然認為會落選,落座的時候我選擇了中間的位置。被喊道名字時,我還愣了一下。」

比賽進行到末節3分43秒,紀祥被替換上場,「緊張和忐忑」是紀民尚和紀祥父子共同的感受。

提起紀祥,可能有很多籃球迷不知道他是誰,但提起他父親--紀民尚(曾用名「紀敏尚」),就很少有球迷不知道。

星二代已去,父子和解賽季結束后的整個休假期,紀祥其實就在考慮自己下一步的問題了,「從有退役的想法到決定退役,大約有3個月的時間。對於退役這個選擇,也掙扎過,到現在腦海里還常常浮現在廣東隊的點點滴滴。」

雖然那場比賽紀祥只得到了2分,對比賽沒有太大意義,但對他自己有不一樣的意義,「感覺自己在CBA是有參与度的,留下過數據。」紀祥說道。

「有不少人會認為我是走後門,靠父親光環和關係才有球打,光環下,個人的關注度過多,壓力也大很多,另外大家都會覺得虎父無犬子,我們要比其他人強。」紀祥說道。

14歲,紀祥同其他孩子一樣在青春期里橫衝直撞,父親的教導不再全盤接受,甚至有了「你說東我偏向西」的想法和做法,特別是進入專業隊,與同齡的球員對比不再有優勢后。父親是籃球明星的光環也漸漸成為套在頭上的緊箍咒。

「因為我父親的關係」和「做不好對不起父親」這兩種想法,從14歲開始就常常浮現在紀祥的腦海中,並貫徹他的整個職業生涯。

「首秀十分緊張和激動,特別是聽到很多人喊我的名字,我感覺非常的榮幸,我父母也在現場,我覺得自己非常的驕傲。」

緊張和驕傲,父子同心「原來在這個球館里吃爆米花長大小孩子 如今在這個球場完成了自己CBA的首秀 感謝各位的支持厚愛 也感謝給予我這次難得的機會[作揖][作揖][作揖]加油39[米奇比心]」2018年10月30日晚上的這條微博依舊被紀祥置頂着。

比賽進行到最後時刻,身高僅有1.92米的紀祥送給2.18米的朱榮振一個大帽,雖然裁判吹罰了協防的曾繁日犯規,但這一球給了紀祥很大的自信。

「2013年,曾作為球迷在看着廣東在這裏奪冠,沒有想到5年後,自己能作為廣東隊的一員在這裏同家鄉球隊打比賽,感覺非常的神奇。」

「那時候我特別喜歡籃球,課餘時間基本都用在籃球上,睡覺都會抱着籃球。」紀祥說。

當初紀祥入選王建軍執教的U14國少隊時,他第一時間打電話問母親「是不是因為父親的關係才得以入選國少隊。」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才全身心的投入到訓練中。

「父輩的光環幾乎是永遠都繞不開的話題,記得新人見面會上的時候,介紹我的話就是,『39號紀祥,山東男籃名宿紀民尚的兒子』。」

2018年10月30日,是易建聯CBA總得分突破10000分的大日子,這一天,也是紀祥的大日子,他在這晚迎來自己CBA首秀。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父親的成就所帶來的驕傲,讓紀祥在很小的時候就對籃球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父親的指導下,紀祥一步步走上了籃球路。

其實被選中還真不是紀民尚的原因,談到兒子被廣東選中,紀民尚說:「在選秀前沒有跟朱芳雨溝通,可能他們是看中了紀祥身體不錯,年輕又刻苦吧。」

沒錯!紀祥是一名「星二代」,這個頭銜讓他既驕傲又苦惱。

「比賽訓練后,晚上也會在手機上看評論報道,看到一些球迷的負面評論心理非常難過,有時候也在被窩裡一個人人偷偷地流淚。」紀祥說,「父親一直跟我說要放下包袱,但對於那時的我,不是說說就做到的。」

「他初三以後才開始進入專業隊系統訓練的,」紀民尚聊起紀祥14歲那年的那次決定時說,「他身體非常強壯,訓練非常刻苦,也適合干體育,所以也就決定他走籃球這條路。只是後來因為傷病……」

直至今日,說到運動員生涯最得意的一個進球,紀民尚脫口而出,「1994年世錦賽打美國夢之隊,剛開場5秒鐘,吳慶龍一個搶斷,把球傳給我,我張手就是一個中投,進了。」

「比賽跟平時訓練完全不一樣,感覺手都在發抖,即想發揮,又怕出錯,父母和親人朋友也在現場,有動力也有壓力,驚喜交錯,有勁沒地使,又怕使過了,雖然比賽沒有得分,但感覺非常的有意義。」

2018年7月29日,CBA選秀大會在北京舉行,廣東隊在第十八順位選中了來自山東青年隊的紀祥。

「被廣東隊選中是一個美麗的意外,更驚喜的是今年還拿到一個總冠軍。」紀祥笑着說。

(編輯:開心)

退役后的紀祥依然離不開籃球,將致力於青少年籃球的發展和培訓,沒有星二代的壓力,紀祥還調侃自己父親。「拿到總冠軍之後,曾拿這事嘲諷我父親『你幹了一輩子也沒幹到總冠軍』我父親說『你說得對。』」紀祥笑着說。

「小時候跟父親一起出去,很多人都會主動來合影。」在談到明星父親,紀祥兒時的記憶是幸福快樂的,至今提及,他聲音中的自豪感仍能清晰地流露出來,「感覺非常的驕傲,非常酷的感覺。」

「選擇退役,一是自己的實力水平達不到球隊要求,二是我自己有傷病再加上心理壓力,才做出了選擇退役的決定。」對於退役原因,紀祥解釋道。「退役也有出於對父親保護的一部分原因。」這個有些糾結症的天秤座男孩進一步說道。

「剛開始感覺有的平淡,被替換下場的時候,才激動起來。」提及那次得分,紀祥說,「看了回放后,最激動的是替補席的隊友都站起來為我揮毛巾的那一刻,我覺得激動的要哭了。」

因為當時有傷,紀祥在選秀訓練營的表現屈指可數,也沒能完全展示出自己的能力,所以他在被姚明叫到名字的時候感覺非常意外。

「特別有感慨,尤其是進入山東大球館場內那一步的時候,自己從來沒有進入過內場,當第一次踏入內場的時候,那種感覺真是特別的……」回憶起那一刻,時隔近一年,紀祥還是有點語無倫次。

「作為明星父親,也背負着很大的壓力,如教不好孩子,教育方式方法問題等,兒子達不到預期也是一種壓力。」紀民尚說的壓力,李春江和阿的江應該感同身受。

對於被廣東隊選中,紀祥表示首先感覺是個意外。「根本沒有想到會被廣東選中。因為當時有傷,對選秀也沒有抱什麼希望。」紀祥猜測道,「我想被選中應該有我父親的原因。」

11歲的時候,紀祥第一次在籃球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和號碼--8號。「感覺特別的有儀式感,(紀民尚在山東隊穿4號),選擇8號是希望一浪更比一浪強,自己能超過父親,是他的雙倍。」

10月12日訊 10月5日,20歲生日當天,廣東球員紀祥宣布結束自己的職業生涯。

特別是進入山東青年隊參加全國大賽后,紀祥的壓力開始陡增,在自己發揮不好的時候,來自負面的輿論壓力讓他無所適從。

星二代,是光環也是緊箍咒2013年,14歲的紀祥已經加入了山東男籃三隊,走上了籃球路,並且入選U14國少隊到澳大利亞參加比賽。

「作為名宿的兒子,總有如果做的不好,達不到某種高度,感覺對不起父親。」加上自己給自己的壓力,紀祥比一般球員承受的壓力要大得多。

今日关键词:德国军费超5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