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柏资本的另一位疑似实控人潘峻收购了上述多家新三板公司-深州新闻-创见资讯
点击关闭

投资股份-永柏资本的另一位疑似实控人潘峻收购了上述多家新三板公司-创见资讯

  • 时间:

60只蚊子写作文

而在寶鑫瑞和建宏股份的股權結構中,似與前述4家公司有着千絲萬縷的瓜葛,且其持股的方式更為隱蔽。

根據媒體報道,永柏資本疑似實控人潘峻在新三板上幹了一件「大事」,收購了歐泉科技、金朋健康、寶鑫瑞、關愛通、建宏股份、致生聯發、嘉成股份、英飛網絡等公司。天眼查顯示,其中不少公司都曾出現在紅歆財富的投資報告里。

據上海市公安局黃浦分局和長寧分局6月6日發佈的警情通報,永柏資本實控人金某已被抓捕歸案,紅歆財富高管錢某某被警方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根據媒體近期相關報道,永柏資本的另一位疑似實控人潘峻收購了上述多家新三板公司,並處於「刑拘在逃狀態」。

資本版圖錯綜複雜在全國股轉公司下發的問詢函中,與永柏系有關聯的新三板掛牌公司有6家,按照問詢函發佈的先後順序,它們分別是:英飛網絡、金朋健康、嘉成股份、歐泉科技、寶鑫瑞、建宏股份。

永柏系的套路在新三板並不陌生。全國股轉公司官網顯示,2018年4月12日,上海永柏聯投投資管理公司-永柏聯投新三板成長優選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咸陽碁揚貿易有限責任公司、咸陽富開合瀛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譽舫醫療器械有限公司4家機構,因聯手操縱歐泉科技、英飛網絡、金朋健康等股票價格,被罰停止交易3個月。今年,永柏系資本再次故伎重演,再次被罰。

查看全國股轉公司相關公告和天眼查數據,記者發現,前4家公司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它們的收購者雖然名稱不同,但在股東或管理層名單中都有一個名叫「周偉淼」的人。英飛網絡的收購者上海三淼貿易有限公司(簡稱「三淼貿易」)的持股結構為:高天99.9%,周偉淼0.1%;嘉成股份收購者上海高淼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高淼網絡」)的持股結構為:董曉磊99%、周偉淼1%;歐泉科技收購者上海眸曦醫療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眸曦醫療」)的持股結構為姜昊晨99.9%、周偉淼0.1%。而金朋健康的收購者上海藤華化工有限公司(簡稱「藤華化工」)雖然全部由張寓豐持股,但是周偉淼是除張寓豐以外唯一一位高管,任職職位為監事。

嘉成股份於2017年將子公司嘉成新材料出售後,變更后的主營業務是控股公司業務,具體經營模式為:作為投資者,通過投資有良好發展前景的公司和業務,分享經濟發展的紅利,獲取投資收益。目前,公司通過唯一的子公司——上海秦天經營業務。更加「詭異」的是,主辦券商東吳證券6月20日與嘉成股份法定代表人戴樂取得聯繫,後者表示其本人已無法履職。

嘉成股份和英飛網絡被收購后,轉變主營業務的「手法」與金鵬健康十分類似。

以建宏股份為例,公司2018年年報稱,報告期內公司處於業務轉型階段。公司於2017年12月轉讓了子公司德清建宏100%股權,逐漸縮減原有鏈條材料等業務,將公司存貨逐漸出售,應收賬款逐漸回收,導致報告期內公司各項經濟指標較預期有所下降。公司於2018年11月將公司經營範圍變更為投資、諮詢、控股公司服務,將公司主營業務變更為控股公司服務。

值得注意的是,歐泉科技2017年3月27日披露的《收購報告書》提及,收購者眸曦醫療的大股東姜辰「2015年3月至今在上海紅歆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紅歆財富』)工作」。

在這個資本版圖裡,儘管「周偉淼」也許只是個「小角色」,卻把這4家公司聯繫在了一起。另外,根據天眼查信息,這4家公司中有3家的註冊地址緊密相連,眸曦醫療註冊地址為上海市寶山區寶楊路1800號2幢A2657室,高淼網絡註冊地址為上海市寶山區寶楊路1800號2幢A2658室,藤華化工註冊地址為上海市寶山區寶楊路1800號2幢A2659室。可以說是實打實的隔壁鄰居。

在這個緊密關聯、錯綜複雜的資本版圖背後,凸顯出永柏系資本的身影。

嘉成股份被收購以後,旗下僅剩一家子公司上海秦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上海秦天」)。主辦券商東吳證券今年6月24日發佈的風險提示公告提及,「近日我司前往上海秦天位於上海市浦東新區商城路506號新梅聯合廣場B座20樓E的辦公地點進行現場檢查,發現目前該辦公地點大門緊閉,內部已被搬空,無人員工作。」門口張貼的上海新梅雙塔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於2019年6月5日發佈的公告顯示,上海立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簡稱「立駒文化」)已拖欠2019年5月至6月租金及6月的物業費。」記者通過天眼查發現,立駒文化的高管即為藤華化工大股東張寓豐和紅歆財富法定代表人曹寅。

寶鑫瑞的第一大股東永柏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由宣澤(上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宣澤資產」)全資控股。宣澤資產的股東和高管的名單中,均出現了永柏資本合伙人錢旭東的名字。

金鵬健康被藤華化工收購之後,原來納入2018年年報統計範圍的3家子公司——山東金朋健康服務有限公司(簡稱「金朋健康服務」)、山東金朋檢測技術有限公司(簡稱「金朋檢測技術」)和上海中通玄華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簡稱「中通玄華」)中,占營業收入「大頭」的金朋健康服務和金朋檢測技術的100%股權轉讓給了原實際控制人林立堂,而與原有主營業務毫不相干、經營私募基金業務的中通玄華,卻被追加了400萬元的投資。

這些資本進入新三板公司后,大多數公司原本屬於製造業的主業被剝離,脫實向虛,變成了以投資為主,結果玩壞了公司,也破壞了新三板市場的生態。

記者查閱建宏股份2016年、2017年年報發現,公司被收購之前業績還「說得過去」,這兩年的營收和凈利潤分別為1.38億元、1.99億元和678.60萬元、1634.46萬元。而被收購之後,建宏股份的營收從近2億元迅速下滑到777萬元,凈利潤也由盈轉虧至-191萬元。對此,主辦券商於今年7月12日發佈風險提示,截至公告發佈之日,建宏股份未開展實質經營業務,目前公司經營處於停滯狀態,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記者進一步通過天眼查發現,由丁志秀控股40%、並擔任董事長的上海馨柏企業管理諮詢有限公司的股東名單中,同時出現了張寓豐、姜昊辰、曹寅的名字,上述三人分別持股10%。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發現,這些掛牌公司被收購以後,大多數出現現有主營業務與原有主營業務南轅北轍、業績大幅下滑、高管頻繁更換以及員工大量離職等現象。

控制數家新三板公司的永柏系陷入兌付危機事件持續發酵,實際控制人或被捕、或在逃,高管們紛紛離職。今年3月份以來,全國股轉公司對英飛網絡、歐泉科技、嘉成股份、建宏股份等公司下發問詢函,矛頭直指永柏系在新三板市場織就的錯綜複雜資本網絡。而這些被牽連的掛牌公司不約而同地陷入了業務脫實向虛、業績大幅下滑的境地。

建宏股份的第一大股東為杭州力拓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力拓投資」),而力拓投資的股權結構為:上海山覽實業有限公司(簡稱「山覽實業」)99.99%、丁志秀0.01%,而山覽實業則由丁志秀全資控股;建宏股份的第四大股東上海翊焰化工有限公司(簡稱「翊焰化工」)的股權結構為:胡睿99.9%、胡涵慶0.01%,這2人又同時通過上海眸熙化工有限公司、上海縱品箱包有限公司分別持股掛牌公司嘉成股份、英飛網絡、歐泉科技。

英飛網絡原實際控制人通過被收購「出局」,公司收購了以私募基金為主營業務的上海立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立章投資」),且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當年實現基金管理收入比上一年翻了1倍。全國股轉公司在問詢函中,要求英飛網絡說明公司未來的經營發展方向,私募基金業務的發展計劃,掛牌公司是否計劃進一步增加私募基金業務比重,是否計劃將私募基金業務變更為公司主營業務。

業務脫實向虛通過資本一輪輪對這些中小企業的「入侵」,這些企業又發生了哪些變化呢?

另2家公司歐泉科技和寶鑫瑞,儘管主營業務未改變成與投資相關,但業績卻讓人「看不懂」。寶鑫瑞被永柏傳媒文化有限公司收購之後,出售了原全資子公司崑山寶鑫瑞包裝科技有限公司,新收購的上海立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簡稱「立駒文化」)的文化傳媒業務尚處於探索階段,業務經驗較少,公司經營狀況存在不確定風險。2019年上半年經營活動陷入停滯。歐泉科技的主營業務雖未變更,但是業績大幅下滑,新的實際控制人失聯。

值得關注的是,上述6家掛牌公司中有4家公司的主業不約而同地變為與「投資」相關的業務,同時伴隨着的是業績大幅下滑。

今日关键词:28岁博士获聘博导